YIKE艾柯柯柯

Trapped – [SP] Simon’s Dairy

给kk比一百个❤️!

Kein_Luys污妖王永远在骚动:

>虽然更新晚了,但还是祝愿大家元旦快乐。2017平安顺遂,继续爱我,继续爱佩花。


@YIKE艾柯柯柯 点的Simon视角的梗,Trapped的番外,我完成啦。希望你2017年一切都好,2016年的糟心事,就让他过去吧。


>感谢每一位支持着我一年又一年坚持写佩花的小伙伴,再次声明,我不会弃坑的!笔芯~❤


 


Trapped – [SP] Simon’s Dairy


 


大家好,我是SimonLondon,你们可以叫我Simon。你们可能不认识我,但你们一定认识我老板。什么?Mr.Lee Pace?不不不……他不是我老板。什么?不不不,我的确在Pace财团工作,我也的确是管理实业的执行官,是的,我也的确是董办秘书长,我是说,我的老板,不是Mr.Lee Pace。你们居然不知道我最近升值了!我的老板,现在是Mr.Orlando Bloom!不用羡慕我,要知道我修炼到如今的地位,也是经过了无数的坎坷。


“SimonLondon!”


“啊啊啊啊啊!是是是是是!”Simon猛地从床上跳起来,眼神还迷迷糊糊的就见到Craig穿着体面严谨的西装三件套站在他卧室门口,“Craig?”


“Boss早上8:40的飞机,现在6:00,从家到机场大约40min,你还有半个小时打点好一切。7点我要看到Boss已经吃完早餐,整装在车上。”


哦!该死!他居然忘了大老板今天的早班机去迈阿密谈生意。嗯?为什么喊大老板?理论上Simon应该只有一个老板,那就是Lee。但几年前,自从Orlando成了这个家的另一个主人之后,Simon就多了一个老板,当时,Simon在Lee的授意下,直接喊Orlando老板娘。但是奈何老板娘他自己不喜欢这个称呼,而老板又是个极其没有原则的,或者说,老板的原则就是老板娘,于是老板让他自己想个称呼改口。可怜的Simon只能绞尽脑汁的想,却并没有结果,直到后来机智的Craig喊了Orlando小老板。


关于老板的原则就是老板娘……哦不,就是小老板这一点,Simon已经深刻认识到了,从很早之前,当公司的股价一直在跌,而他有点束手无策的时候。他打了个电话给Lee,得到的回答却是一句不怎么走心的,“没跌破发行价就别来烦我。”事后,Simon才知道,当时老板在陪小老板吃饭。好的,一切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妨碍老板追小老板的,Simon在心里给自己摆了个哭脸。


自从有了小老板,Simon觉得自己的视力绝对是退化了,时不时就要被两个老板闪瞎一下还得靠他自行恢复简直是太可怜了。但是Simon觉得自己还是比较幸运的,因为至少他不用去卧室叫起。叫起这样的事,一般都是内事管家Craig的工作,当然了,Simon也是很佩服Craig的,扪心自问,他是做不到想Craig这样,无论面对多么虐狗的现场都能够冷着一张脸,公事公办的态度把事情处理好的。


就好比现在,Craig去喊Lee起床,敲开门之后看到的却是Lee正腻着Orlando给他挑衣服,Craig自觉的侧过身子不去看卧房内的情况。虽然他刚才匆匆瞟了一眼,Lee光着上身,从身后搂着穿着睡袍的Orlando。Craig目测,Orlando的睡袍下面应该什么都没有。Lee圈着Orlando的腰,脑袋搁在Orlando的肩膀上,一手抓着Orlando的手在衣柜面前,手指一件一件的从衣服上划过去,贴着Orlando的耳朵问,“穿什么好呢?Orli,你决定吧。”门口,Craig不得不适时的提醒Lee需要加快速度了。


Simon记得,就在大约一周前,老板刚刚例行的跑了一圈各大分公司的年终晚宴,马不停蹄的回到家却没看见小老板,整个人瞬间就蔫儿了,懒洋洋的毫无形象的摊在沙发上问Craig,“Orli去哪儿了?”


Craig腰板挺的笔直的那处笔记本翻开,“小老板昨天回去学校参加了一个毕业生聚会,今天下午3:00的飞机回来,晚饭在家吃。Simon……”


Simon这才从什么看不见的角落里走出来,“安排好接机的人了么?”Craig问,Simon点了点头,不是安排好接机的人,而是他亲自去接,要知道那可是小老板,他真正意义上的老板好嘛!半点闪失都出不得。


“不用了……我去接。”Lee起身看了眼手表,示意Simon现在就去热车。Simon一脸shock的看着Craig,Craig从Simon的眼神中读出了:我是不是要失业了?的担忧。而Craig只是望了望天,觉得这个家里除了小老板都不太正常。


开车带着Lee去接Orlando这个任务对Simon来说是一种轻车熟路的煎熬,因为他马上又要见证自家大老板从商界精英瞬间退化成人形巨犬的过程,这个过程是触目惊心的,以至于Simon这么久以来都没能够习惯。


Lee站在机场接机大厅等着Orlando的时候,几乎整个大厅的目光都被他吸引过去。他如此挺拔,量身定做的西装勾勒出他精壮的身躯和完美的身材,他近两米的身高和宽厚的肩膀给人无形的压迫感却又带来一种难以言喻的安全感。他有着灰绿色的眸子,颜色偏浅,却在暗影下熠熠生辉,他嘴角噙着不甚明显的笑意,你能从中读出他的期待,他将双手背在身后交握着,食指无意识的敲打着另一只手的手腕,他在等什么人,心情急切。让周围的人都开始羡慕起被等待的那个人来。


直到他们看到男人等待的人走出通道,他们突然可以理解这样的急切,走出来的青年有着修长匀称的身材,包裹在西装中油然一股禁欲的气质。他蜜色的眸子因为见到等待在外面的男人而变得纯稠透亮,像是见到了喜爱的小鱼干的猫咪,连同他的步伐都变得轻快起来,“你怎么来了?Craig说你要明天才回来……”


话音刚落,Orlando就被Lee牢牢的锁在了怀里,Orlando的行李箱被孤零零的仍在一边,Lee紧紧搂着Orlando的腰,低下脑袋埋在Orlando的脖子边,“怎么出去也不跟我说一声。”话语中还带着些许委屈。


Simon站在机场大厅的门口,轻轻的咳嗽一声,退开一步并从西装内袋里拿出了墨镜。是的,今天是阴天我知道,但你们应该也能理解我为什么总是带着墨镜,Simon在内心这样吐槽着。他又一次见证了大老板的改变,真是……太伤视力了,这必须算工伤!


Simon其实知道,Lee很怕失去Orlando的行踪或者Orlando去做什么事却没有给他消息。这是某些事情的后遗症,Simon记得那时候Lee几乎跟疯了一样。如果那一次小老板真的出了什么事,那么估计Lee会不惜一切用很过激的方式,和对方玉石俱焚。


Orlando好笑的安慰着Lee,伸手揉揉Lee一头柔顺的金棕色卷发,“我以为我会在你之前到家,你在开会,我想就不用打扰你了。”Lee埋在Orlando肩膀上蹭了蹭,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才悻悻然松开怀抱。他其实不需要一个理由,在他看到Orlando带着笑容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就已经什么都不重要了。Lee拉着Orlando的手,另一只手拉着拖杆箱,慢慢往外走,两人完全无视了周遭的目光。


Simon很有眼色的跟上去接过了行李箱,等他把行李箱安置好,并回到驾驶座的时候,后座他的大老板早就已经靠在小老板怀里了。天知道Lee是不是真的累了,虽然理论上Simon可以想象做一个空中飞人把所有分公司跑个遍,还要强颜欢笑的参加每一场年终聚会,体能和精神上的双重压力,的确是会让人觉得非常疲累。但他真的不认为像Lee这样以前连续工作个几天几夜不睡觉也不会喊累的人,会因为这么一次出差而好像累的不行了脸坚持到家都做不到。


Lee侧身靠在Orlando怀里,闭着眼睛枕着Orlando的肩膀,Orlando的下巴贴着Lee的额头,轻轻的蹭着,一边伸手温柔的给Lee梳理着卷发,“怎么这么累?这么累也不知道在家休息,我这么大的人难道还能丢了。”


Lee却紧紧的抱住了Orlando的腰,“如果可以,我希望时时刻刻陪在你身边,无论你去做什么,在什么地方。”但他们其实都知道,这件事是不可能实现的,Lee很忙,Orlando也是。虽然Orlando现在已经变成了Jale的客座教授,不用一直待在学校坐班,而他在脱离了过去的桎梏之后,开始重拾律师的职业。依旧是公职律师,依旧打着那些看似不可能胜诉的官司,但他被岁月打磨的闪闪发光,无论在备案的时候,还是站在法庭上,都像钻石一样让Lee诺不开眼。


他也开始在全美范围内做起了学术演讲,当然了他的主业还是Pace财团的首席大律师,为Lee处理很多商业合同上的事物,Pace财团有一整个律师团,真正需要Orlando经手的case不多,但谈判桌上,只要OrlandoBloom律师坐在那里,Lee的生意就会好谈的多。


Lee和Orlando都在家的时候,Simon见的最多的应该就是小老板走在前面,不管他是要去做什么,而大老板跟在后面。其实Lee什么都不做,他只是喜欢跟着Orlando,给他帮忙,更多的时候,给他捣乱,像个淘气的孩子。Orlando记得自己说过,终有一天会遇见一个命中注定的人,他会是你的长辈,同时也像一个孩子。


Orlando现在深刻体会到这一点,但他从来没有因为这感到厌烦,Lee让他看到一个饱满的人格,一个在不同的场合,面对不同的人会有不同应对的人,一个睿智的男人,同时也是一个傻孩子。当然了,这一点,Simon也很能体会,因为他几乎能够在Lee见到Orlando的瞬间,竖着“1,2,3”然后“啪”的打声响指,Lee会切换模式,变成一个温柔的,带着些许傻气,却在爱人的问题上一点一滴都不含糊的男人。


Simon也是到了晚上才想起来,那一天居然是平安夜,当他从Craig手里领到一只火红的圣诞袜,并告诉他这是老板给的圣诞礼物的时候,Simon才从他每天被虐狗闪瞎的日常中醒悟过来,天哪,因为家里没有过多的圣诞装饰,他几乎忘记了这一周就是圣诞节。难怪老板这么马不停蹄的赶回来。


Lee以前是不过节日的,因为节日对他来说没有意义,他并不需要一个节日来给他一个休假的理由,也不需要一个节日来给他一个聚会的理由,节日对他来说不存在任何纪念意义,即使是圣诞节这么重要的节日。但自从有了Orlando之后,节日的意义变得非同一般,和Orlando一起度过一个节日对他而言将会是一个可以终生纪念的回忆。


和Orlando过得每一个节日,Lee都不会假以他手,每一项的安排都是他自己思考布置,就连餐桌上的菜肴都是他亲自下厨。而每当这样的时候,Simon总觉得自己要失业。他一直都知道,他的大老板什么都会,仿佛这个世界上并没有任何事情可以难倒他。而他会需要手底下有这么多人帮他做事,原因却是简单粗暴的一个字——懒。


Lee以前是很懒的,或者说,他直到如今都是很懒的,但在Orlando的事情上,他总是亲力亲为。他会陪着Orlando跑去北边的针叶林亲自砍一株小松树带回来,再和Orlando一起逛超市买很多装饰品回来,两人一起把松树竖在下过雪的院子里,再给书上装点起五彩缤纷的小灯泡,在树下堆起高高的礼物。Lee会让Orlando骑在自己的脖子上,然后亲手讲金黄色的星星放到树顶。Lee孩子气的人为,这样会给Orlando下一年带来好运。


Orlando知道Lee为他做的一切,他欣然接受,因为他知道他所表现出的快乐和喜爱会让Lee觉得他做的一切都有了意义,会让Lee感受到同样的快乐。他总是温柔的亲吻Lee的额头,然后抱着他可爱又可靠的大男孩,“谢谢你Lee,我很幸运,很幸运爱上你,很幸运和你在一起。”


Simon知道,这个平安夜也会是这样,他会和Craig一起坐在管家小楼的阳台上,喝着热巧克力,吃着姜饼,看着大老板和小老板在后院装点圣诞树,然后相拥着说一些悄悄话,接着小老板会很调皮的捏起雪球,两人会在花园里追逐着嬉戏。Craig一定会接到远在Pro.  Weaving身边的小男盆友的问候电话,然后躲开去说悄悄话。接着又留下他一个人享受着这虐狗的世界的虐狗的圣诞夜。


诶……


“叹什么气?还不赶紧去热车?等小老板吃完早餐就要出发了!”Craig出来用公事公办的口吻说道。Simon看了眼手表,再次佩服Craig居然能掐着点催着两位老板起床吃早餐,果然自己还是太嫩了么……


我是SimonLondon,今天也依旧带着墨镜,尽职尽责的完成着自己的工作,痛并快乐着。


祝大家,新年快乐。


END<<


 

污妖王的要做本子

只能默默甩出一打毛爷爷!

Kein_Luys污妖王永远在骚动:

标题党


事情是这样的,首先,非常感谢 @YIKE艾柯柯柯 小旁宇


刚刚高考完的孩纸,预祝好成绩,考上理想的大学和专业


这位小旁宇要给我出书,是的,你们没听错,她给我出,KK的个人志


排版和封面都是这位小旁宇在弄,我只负责给文


大约,收录了我目前为止所有的完结瑟莱佩花文,注意,是我所有开放下载的完结的瑟莱佩花文,目测没有插图


那么问题来了,有人想买么?关系到印几本的问题,也关系到价格的问题


很重要,所以大家要想清楚呀!


呐,超过10本预定就开卖,因为是砖头书,所以单价会贵,真的会挺贵的先说好,目测要一张毛爷爷。。。【真的有人买么,扯淡呢……】




那么来第二件事,我考虑和你们另外两个太太出瑟莱佩花合志,她们就是被我撩了小裙纸的 @Min丫头 以及一直叫嚣着我不爱她的 @密林里的猕猴桃_G_Pace 


这套收录的都是新文和污,也就是说,亲爱的们并没有看过!就我个人的话,目前考虑收录:被我坑掉的瑟莱神魔考古篇,佩花双总裁ABO,瑟莱特工与军需官的故事,以及彩蛋《我们污的不行不行的聊天记录》。


那么丫头太太和桃桃太太打算放森马……嘿嘿嘿……你们自己去问她们。


这本纯属自娱自乐,卖不卖完全看心情,不卖就没有插图了你们懂,卖的话……【有人买么,扯淡吧】哦,当然,是砖头书来着,所以贵贵贵!捂牢你们的毛爷爷!


目测应该是9月截稿,10月出样,当然了!说不定我们仨一个心情飞扬,就把这件事搁置到下一个世界末日也说不定,啊哈哈【挠挠脸】




好了说第三件事,我会自己排版单出Stomachache这一套,是送朋友用的,没错,就是送 @🍐【缘莱秋梨】 这个胃病吐梗王,并没有插图之类的你们懂!一样,也是超过10本预定就开卖,不然就都打样黑箱给朋友了。这本应该便宜,目测也就40软妹币吧。。。




所以我就是那么一说!最大的可能还是自己摸兜自娱自乐放家里看着当枕头垫着这种情况,话说YIKE小旁宇给我算了字数,我这一年多完结的文就写了能有60多万字,也算小有成就吧~

【佩花】光影陆离 上

脑洞出自最爱的太太,必须HE

1.

        琐屑的光影斑驳陆离,穿透树冠间隙,嵌入眼瞳。彼时空气中洋溢的温暖,悄悄发酵在沁人的春意之中。

        这时才发觉自己躺在了地上。身侧柔嫩的青草回应着阳光的抚慰,把露水蒸腾成一层薄薄的雾气,氤氲出林间独有的湿冷。

        直起身来,兀然撞进眼里的是一具逆着光的身躯,轮廓已经模糊,在边缘之处委婉地勾勒着柔和。灿金的发丝与艳阳交相辉映,随着转身的动作徐徐摆动,划开了优美流畅的弧。

         只觉得这一瞬间,整个视野都被那双眼眸中溢出的沧蓝填满,深邃如海,浓郁如夜。

        对方紧抿的嘴唇微启翕动,可惜没能听清其间发出的声音。

         然后走近,走近。

         “……”

         “……Legolas……”

         “……Legolas……now,wake up.”

        像是突然遭到重击一般,头部传来一阵急促的痛感,眼前的景物逐渐迷蒙,化作一团团光晕被黑暗慢慢腐蚀吞噬。那个英挺的身影此时却愈发清晰,清晰到能够看清他的样子,微蹙的眉峰,高挺的鼻子,还有轻轻扬动的发丝。高大隽逸宛如神邸。

         四周被漆黑包围。

         “……Orli……”

         “……God,你终于醒了……”

         Orlando睁开眼睛,光线顿时从四面八方争抢着挤入他的瞳孔。

         头胀欲裂。抬起手按压着隐隐发痛的太阳穴,眼睛逐渐找回了焦距。

         自己身旁围了人好几个人,带着急切又惊喜的神情,却又是那么令他陌生。

         所处的房间周围一片茫白,空气中弥漫着药水的辛涩。

         他们是谁?这又是哪里?

         猛然发现在自己眼前发生的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记忆一片空白,恐惧感便自心底涌动,让他一下子就慌了心神。

         一位庄雅的妇人首先发现了Orlando的不对劲。她蹙起了眉毛,同Orlando相似的眉眼透露着担忧。“Orli,你有哪里不舒服吗?不要吓mum啊……”

        “Mum?No……我、我不知道你是……谁?”

        人群瞬间像炸开了一般,议论纷坛,先是表示不可置信,而后更多的是焦急。这时有人呼叫了医生。

         Orlando感到了深深的恐惧和不知所措,他无法对目前发生的一切做出反应。

         剧痛自脑部传来,撕裂般的感觉令他几乎喘不过气。整个世界又开始变得模糊。

        

         “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做……Legolas。”

         “那么,你认识Orlando Bloom这个人吗?”

         “……不认识。”

         我的名字,叫做Legolas。

         他开始把自己与外界隔离起来,不去接触,不去角落,不去想他没法解释的事情,然后本能的逃避。

         他感到不安全,感到害怕,但是他却逃脱不了,所以逐渐麻木,逐渐把自己放空。

         除了偶尔与“母亲”以及医生护士们接触,他就整天蜷缩在病房中,偷偷打量着穿透玻璃的阳光,在心底一遍遍地描摩着记忆中的那个身影,那缕远胜艳阳的金色。

         你在哪里,为什么留下我一个人?

         前来探望的朋友和同事看到Orlando这副样子,都不由发出惋叹。

         时间渐渐地走了两个星期。

         Orlando依旧喜欢静坐在窗旁,一直望着远方出神。

         直至那副熟悉的嗓音响起。

         “Hey,it is gonna be okay?”

         他惊讶地转回身,心心念念的脸出现在咫尺之前,挂着温暖的微笑。

         “……Ada?”

2.

         Lee表示自己那一瞬间是有受到惊吓的。

        或多或少地听说了Orlando的事,即使与他的交情并不算有多深,但作为昔日同事,自己也应该抽空去探望一下。

         走廊中病房前的长椅上,Mrs.Bloom透过玻璃望着窗户侧旁的Orlando,神色黯伤。

         Lee捧着花走了过去,跟她打了个招呼。

         Mrs.Bloom闻声转过头来,看清来人后勉强勾出了一个笑容,眼眸微微湿润,朦胧着水光。

          “Orlando他……还好吗?”Lee忍不住,小心翼翼地发问。

          果不其然,Mrs.Bloom眼中的忧伤再不受控制地喷薄而出。

          “……自从车祸以来,就是这个样子,不愿意说话,也不愿意跟人接触,一直都认为自己是……Legolas,那个不存在的精灵王子。”

         果然跟传闻中的不二,但Lee还是难免有些震惊。

         安抚好她之后,轻轻推开病房的门。

         Orlando依旧静坐在那里,头望着窗外,眼瞳涣散,迷离无神。

          Lee感到有些心疼。那个活泼好动,待人温和,时常会在剧组中发出爽朗笑声的漂亮青年,不会是眼前这个安静地略显颓然的人。

         青年如今收敛了时常噙于嘴角的笑意,不再向外界袒露心扉,把自己完全埋没在虚幻当中,无我无他。

        将花束轻置于床头旁边的柜子上,慢慢地向Orlando走去。

        “Ada.”

        直到Orlando喊出了这个令他陌生而又熟悉的称谓,Lee真的是愣在了原地,一时间不知作何反应。

        青年的表情倒是逐渐丰富了起来,蜜色的眼瞳闪着藏不住的惊喜,竟不经意间揉碎了阳光。

         “Ada,你为什么……现在才来找我?”

        这该怎么回答?

        Lee觉得尴尬,却在目光触及那张鲜活又充满期翼的脸庞之后,不由自己地软了心肠。

        “Apologize,my son.”

        从现在开始,我在这里。

 

TBC

        

        

【佩花】Missin' U

一发完,绝对绝对是甜的。

————————————————

         微风轻扬拂过旖旎绚漫的霓虹,留恋着夜晚的喧嚣繁闹,最终藏匿在难为人知的角落。

         清脆的铃铛音偶尔会打破咖啡厅内与外隔绝的安静。Orlando用勺子搅动着跟前的Latte,棕黑的液体缓缓翻腾,荡起一层层轻薄的水汽,在空中打着俏皮的旋儿。

         抬起眼帘,看着对面本应存在自己熟悉身影的位置,几乎忘了顾及杯中咖啡的温度。

         Orlando拿起手机打开了编辑短信的界面,敲上又删去的几个字反复在屏幕中闪烁。最终还是轻叹一下,按下了发送键。

——吃过晚饭了吗,早点休息。

        不知何时变得微凉的液体于唇齿间流连,在没有进食的胃里激起反应,弥漫开一阵苦涩,丝丝缕缕渗入心间泛不起回甘。

        9:00pm of the first day,I am missin' u。

        Orlando抱着沉沉的购物袋进门,迎接他的除了一室的冷清,没有熟悉的温度和气息。

        打开了厨房的灯,看不见那个被灯光勾勒出的柔和轮廓,正微微俯身,专注地对付着砧板上的食材。

        在Lee做饭的时候,Orlando总会轻手轻脚地挪到厨房门前,透过狭窄的门缝用目光仔细描摩那个高大英挺的侧影,看着从他额角渗出的一滴滴汗珠逐渐滑过他微垂的长睫,划过他挺拔的鼻峰,滑落他宽厚的胸膛,随即荡漾开来。每每被发现,Lee总会对他绽开一个宠溺的微笑,用袖口拭去残留在脸上的汗水,然后把他拉到跟前,彼此再贴近双唇交换气息。

         Orlando将炒得有点焦糊的菜端上餐桌,收起了习惯性摆上的另一副餐具。

         7:45pm of the second day,I am missin' u。

         热水冲淡了药片的苦辛,似乎也缓和胃部隐隐的痛感。Orlando躺在床上,轻轻按压着不适的腹部,思念着那个理应在这时把自己圈起来的怀抱,带着心疼的抚慰,还有带来安心的呢喃细语。

         早年无规律的饮食作息习惯,使自己积下了胃痛的隐疾。自从和Lee一起之后,他总是想方设法地调养Orlando的身体,自然而然地包揽了食宿大权,除了每日三餐变着口味满足Orlando胃部的需求之外,作息时间也有着严格的管制。每晚的十一点,已经熟睡的乖宝宝小Orli总能在梦中感受到温热的气息盘旋在发顶,夹带着温柔的缱绻,浓烈的爱意随着一下下轻吻胶着绽放在沉缓的心跳声中。

         无法得到良好照料的胃也因这几夜无法得知理由的失眠而开始抗议,阵阵疼痛传来,Orlando握紧被单,抬起另一只手按压着还在作恶的胃部,咬紧了薄薄的下唇。

         11:25pm of the third day,I am missin' u。

         阳光纷纷扬扬地洒落,为那一波波翻滚卷起的浪潮镀上了一层灿金。咸咸的海风迎面扑来,带着那一抹融融的笑意远去。

         Orlando侧脸,似乎望见了Lee眼底透出的光斑曦微。

         一笔一笔在沙滩上划出他们的名字,并像当初Lee那样,认真地在外侧勾上一个饱满的心形。他笑着说Lee幼稚,却拿出相机将这颗心以及那个逆着光的背影小心翼翼地全部框在了镜头之中。

         一个浪被推得急了,气势汹汹地漫上滩涂,将勾勒好的线条吞噬掩埋,退去之时仅是抹开了一片平坦。

         10:30am of the fourth day,I am missin' u。

         悠扬的琴音到达高潮后骤然收起,四周适时响起了掌声,演奏者站起身来,向餐厅内的客人们深深鞠了一躬,而后继续另一首曲目的弹奏。

         Orlando坐在钢琴侧旁的餐桌前,目光一直追随着钢琴师跳跃于琴键交错之间的指梢,想到了Lee同样修长的手,分明的指节以及修得平整圆润的指甲,律动在款款琴声中。

        华美的音符,承载着爱的详和,如轻柔的丝绸徜徉抚过,又如轻曼的银光,徐徐绽开。

         Souvenirs D'Enfance,爱的纪念。Orlando生日当晚,就在这家餐厅,Lee西装革覆,为自己奏响了这首名曲。伴随着当时入座就餐的宾客给予的欢呼与掌声,Lee将他拉到大堂中央,献上了自己的承诺。

         轻轻转动着那枚精致的银戒,用指腹摩梭着缕缕纹路,包括了其上的LP&OB,古铜色的灯光零落纠缠,模糊了它原有的轮廓。

         8:30pm of the fifth day,I am missin' u。

         铃声响起,Orlando走近抓起手机,有些急切地划过了接听键。

         他的心跳得有点快,一下下地撞击着胸腔,仿佛要将那几分令人不适的紧张以及期待驱赶出去。努力平复自己急促的呼吸,将手机贴近了耳廓。

         深沉而浑厚的声线仿佛要穿透出来,激荡他的心神。一个个音节的陆续吐出,让Orlando怀揣着喜悦的心逐渐凉了下来。

——“I can not go back tomorrow.”

         Okay。照顾好自己。

         Orlando控制着语调,尽量不让自己的难过与失落传递出去。随后放下手机,将准备了一下午的满桌饭菜全部塞进了冰箱。

         7:47pm of the sixth day,I am still missin' u。

         半夜,Orlando睁开了眼睛,清楚地感觉到熟悉的气息氤氲在他的耳畔,熟悉的温度爱抚着他的肌肤。微微挣脱了拥紧束缚他的怀抱,惊讶地撞进了那双熟悉的眼眸,沉溺在深邃如海的温柔与爱意之中。

         “醒了?我吵到你了么?”

          看着Orlando顶着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Lee觉得可爱到不行,低头轻吻着那纤长卷翘的双睫。

         “你怎么……回来了?”

          “我回来了,你不高兴?”说罢把眉毛耷拉了下来,扮作一脸无辜与难过。

          Orlando笑了,他最受不了Lee用这副表情来对他展开攻击,所以他干脆缴械投降。

         “……还不是因为你,是你说不能回来的,害得我等了那么久……你居然还……”

         这下轮到Lee弯起了嘴角,收紧双臂把Orlando更深地送进自己的怀里,用下巴轻轻磨蹭着Orlando柔软的卷发。

         “我是说过明天不能回来,但我没说过I can not come back tonight啊……出差六天了,Orli,你都没有跟我说过你想我,我是真的好难过。”

        “哼,才不想呢,明明是你自己要离开那么久的。”嘴上是这么说,脸颊却是更紧地贴近了Lee的胸膛,感受着久违的心跳声,唇上的笑意不自觉地满溢而出。

         “我的错。”Lee用手指轻柔划过Orlando衣下光滑的肌肤,不意外地惹得身下人一阵轻颤。

         “I do miss u,my Orli.”

手绘了个叶子,很奇怪(大头啊大头)的画风是不是QUQ